laifulaifu

闲话西四牌楼

 

闲话西四牌楼

老北京说西四,一定要带上“牌楼”二字,上哪儿,上西四牌楼,不能只说上西四。明朝西四牌楼相当于清朝的菜市口或民国的天桥,是刑场,杀人的地方。当年明代袁崇焕就受难于西四牌楼,五六百年过了。上世纪五十年代西四牌楼的事儿还记得一些,直到1955年北京还没大规模城市改造,红绿灯路口东西南北四面竖立着四个大牌楼,木制牌楼底下是近一人高的石头座,骑自行车等红灯的就把脚蹬在石头座边上。

西四十字路口的西南角上,现在地质博物馆附近,有家“西四包子铺”,恐怕当时住西城的朋友还应当记得,每天到饭点,排队吃包子的有时排到大街上,其实那里的包子既不是江南的小笼包儿,也赶不上天津狗不理包子,就是猪肉大葱,由于当时饭馆少,这里交通方便,做买卖还算实在,所以几十年不败,这家包子铺一直开到上世纪未马路扩宽才拆掉了。

西四路口的东南边有个“西四副食店”,在这片儿算是最大的副食店,紧挨着副食店有家“年糕张”是家清真老店,年糕并非用江米面做,而是用江米捣成细小颗粒制成,吃起来别有风味。一次刚从西四副食店卖了一包酱猪肉,草纸包着,就去年糕张买年糕,并坐下来吃。一位老者看到纸包渗出油,提醒了我,当时抓起年糕和猪肉慌忙跑出店门。五十年代的社会环境,把猪肉拿进清真店里属于对清真教大不敬,打一顿都不为过,其实由于年轻真不是故意的,从此特别注意了。

西四附近文化娱乐场所不少,电影院就有两座,西四往东路北的胜利电影院,往南一点还有红楼电影院。上映苏联电影,香港印度电影也不少,一些影星现在还记得。当时正在读高中,课余常看电影,班上有田姓同学是个电影迷,后来上了天大化工系。此人热中于香港电影,特别是影星夏梦主演的“新寡”,后来得了个外号“田寡妇”,至今其真名倒记不起来了,也不排除与文章“田寡妇看瓜”有关。

 

 

评论