laifulaifu

聪明小猫吃罐头

聪明小猫吃罐头聪明小猫吃罐头 - laifulaifu - 来福猫

 

聪明小猫吃罐头 - laifulaifu - 来福猫

 

聪明小猫吃罐头 - laifulaifu - 来福猫

 

聪明小猫吃罐头 - laifulaifu - 来福猫

 

聪明小猫吃罐头 - laifulaifu - 来福猫

 

聪明小猫吃罐头 - laifulaifu - 来福猫

 

聪明小猫吃罐头 - laifulaifu - 来福猫

 

聪明小猫吃罐头 - laifulaifu - 来福猫

 

聪明小猫吃罐头 - laifulaifu - 来福猫

 

聪明小猫吃罐头 - laifulaifu - 来福猫

  聪明小猫吃罐头 - laifulaifu - 来福猫
 

笨猫用鼻子拱结成冻儿的罐头,拱来拱去拱了个坑也没吃到多少。聪明小猫用前爪抓,一会就吃半盒儿。

 

旧时专吃买卖家的乞丐

旧时专吃买卖家的乞丐

乞丐或称叫花子,是旧时街头常见情景。通常以诉说苦难,请求施舍,讨些残羹剩饭。常见台词多为“胞兄江南死,舍弟塞北亡,家中还有八十老母”,过几年再遇见,仍是家有八十老母。但这些乞丐多因病因灾,或许是真正的穷困群体,活动范围多在小街小巷,不到繁华大街面上,通常给点剩菜剩饭就打发了。

还有一种乞丐专在大街面上活动,穿着破衣拉撒,露着棉絮,头发老长,满脸油泥,三五成群蹲在向阳角落捉虱子,成为旧时西单大街的一景儿。

过去西单、前门、王府井、地安门大街算京城最繁华的几条街道。西单大街上的绸缎庄、南货店、茶叶铺、饭庄酒楼……一直排到缸瓦市。两三个叫花子往买卖家门口一站,就够瞧的了。接着打起竹板,唱起快板书:“打竹板迈大步,眼前来到了茶叶铺,茶叶铺的茶叶真叫好,……”,将茶叶铺赞美一番;如果来到切面铺,则改为“眼前来到了切面铺”,再将切面铺赞扬一番。叫花子一折腾,路人再一围观,这家儿买卖还怎么作?掌柜的见多识广,见此情景赶快叫伙计拿点零钱打发他们走,某种意义上讲这种叫花子是专吃买卖家的。有时为制造气份,叫花子打竹板的花活还不断翻新:什么双手打竹板;大小竹板结合着打,上下翻飞着打;一手打竹板,一手拉锯齿条(锯齿条也是竹子的),清脆的竹板声,配上锯齿条拉动的咯啦咯啦声,另有一番效果。

无论打竹板上下翻飞也好,拉锯齿条打竹板的也好,真正吃买卖家叫花子的绝活还得数耍牛胯骨。牛胯骨是黄牛后腿的大腿骨,一尺多长,挎搽干净,像个宽边大铲子,又像个窄边的大蒲扇,沿着前薄边上打一串小眼儿,安上小铜铃铛,一耍哗啦哗啦响,一耍还是一对儿。设想叫花子手持两把牛胯骨往买卖家门口一站,其效果可谓斐然,若舞动起来,上下翻飞,牛胯骨上的小铜铃铛哗啦哗啦作响,路人围观上来,其后果更可想而知了。

看官不禁要问:这么一来,耍牛胯骨的叫花子们岂不是讹上买卖家了?其实旧时的乞丐也讲规矩,一是吃地面,比如几个叫花子在西单北大街吃地面,新叫花子根本进不来,一条大街上的叫花子数量有限,西单北大街的叫花子更不能越界到西单南大街;二是叫花子们也不能见天见到人家买卖家折腾,多少有些自律。叫花子也心知肚明,人家开买卖的也不是好惹的,咱们也得自我约束着点儿,有时不要钱白给买卖家唱喜歌儿,什么“正念喜,抬头观,天上来了福、禄、寿三仙”,一走一过,惹买卖家高兴,下次来就好说话了。因为个别买卖家还嫌门口不热闹,花钱请吹鼓手在门口吹打一通儿也是常事儿。

然而叫花子与买卖家的矛盾必定是要存在的。个别买卖家对叫花子并不买帐,要钱不给,出言不逊,见叫花子就叫伙计轰,形成叫花子与买卖家冲突。叫花子这个群体,特别成帮成伙的叫花子,有悠久的历史。自有城市商业的雏形,就有他们了,不好说是哪朝哪代了,可不是随便就可以轰走的,影视作品不有丐帮吗?叫花子们最后一招儿就是“擂砖”,擂在这里是砸和打的意思。买卖家不是不给面儿吗?就在你大门口儿拿块砖头往胸脯子上“擂”,甚至往脑袋上砸,还是真砸,砸得血丝呼啦的,制造事端,形成围观,严重时能堵半条街。一旦出现这种场面,可能还得买卖家让步,花钱了事儿。旧时代曾有“一代为官,三辈子擂砖”的说法,从中亦可隐约看出“擂砖”是历史上乞丐惯用作法,或许是他们的杀手锏。

 

 

 

 

 

猫系列

猫系列 - laifulaifu - 来福猫

 

猫系列 - laifulaifu - 来福猫

 

猫系列 - laifulaifu - 来福猫

 

猫系列 - laifulaifu - 来福猫

 

猫系列 - laifulaifu - 来福猫

 

猫系列 - laifulaifu - 来福猫

 

猫系列 - laifulaifu - 来福猫

 

猫系列 - laifulaifu - 来福猫

 

猫系列 - laifulaifu - 来福猫

 

猫系列 - laifulaifu - 来福猫

  猫系列 - laifulaifu - 来福猫
 

猫系列 - laifulaifu - 来福猫

 

猫系列 - laifulaifu - 来福猫

 

猫系列 - laifulaifu - 来福猫

 

猫系列 - laifulaifu - 来福猫

 

猫系列 - laifulaifu - 来福猫

 

猫系列 - laifulaifu - 来福猫

 

猫系列 - laifulaifu - 来福猫

 

猫系列 - laifulaifu - 来福猫

 

猫系列 - laifulaifu - 来福猫

路边古庙

路边古庙

西山脚下有条僻静小路,路边有座古庙,记得有块木牌写着普安寺三个字,当时认为此庙就叫普安寺。佛教普渡众生、保佑平安,叫普安寺合适。多年后今又经过此处,见庙已修葺一新,几路边古庙 - laifulaifu - 来福猫

 

路边古庙 - laifulaifu - 来福猫

 

路边古庙 - laifulaifu - 来福猫

 

路边古庙 - laifulaifu - 来福猫

 

路边古庙 - laifulaifu - 来福猫

 

路边古庙 - laifulaifu - 来福猫

 棵古树还在,庙名已不是普安寺了,变为“妙云寺”,甚为奇怪,下车拍下几张照片。

经查此庙确为“妙云寺”,始建于乾隆年间,当年乾隆临驾西山,途经此地,红日高照,祥云紧随,金辉四映。乾隆帝即景叹曰:“妙哉,云也!”天逢御赐,故名“妙云寺”(百度语)。 妙云寺从清朝到民国再到解放多次易手,曾作为私人别墅。别墅的痕迹也有,一块 “石室” 牌匾安在了山门上方。既然是乾隆年间古庙遗存,虽作过别墅,还应以庙为正宗,将代表别墅的“石室”安在山门正上方有点宣宾夺主,原来古庙的牌匾早已丢失,若做块新牌匾是否合规也不得而知。

感慨北京周边古物太多,走到那儿都可能碰到。乾隆1711-1799年在位,此间大洋彼岸的大国刚建国(1776),那里建国之初,这边妙云寺已建在西山脚下了。本想进去看看,无奈有铁将军把门,边上还有只小黑狗不断汪汪,只能改日再来了。

 

 

玉东公园的诗碑

玉东公园的诗碑

这些诗碑是一些清代和元代帝王的御制诗,给玉东公园添了点彩。诗写得好不好呢,不好说,帝王算名人吧,名人的东西总可以看一看。有清代乾隆和道光的诗,乾隆喜欢书法到处留墨宝,又爱写诗,据说诗存量有一万多首。还有元代的元文宗图帖睦尔的诗,图帖睦尔应当是蒙古族,用汉文写诗实属不易,但说的是什么看不出多少明堂来,由于是名人诗也流传了八九百年。细看这些诗的内容多是抒发对西山一带自然风光的赞美。不解的是元明清三代均建都于北京,唯独没有明代皇帝的御制诗。历朝历代的皇家都重视接班人的文化教育,多数皇帝都能邹上几句,明代也不会例外,难道明朝经历二百多年、十七个皇帝就没有留下几首诗?想到连“千家诗”里都收有明嘉靖皇帝的“送毛伯温”一首,哪能没有御制诗留下呢。明代的御制诗有是肯定有,可能与赞美西山自然风光的主题不搭,所以没入选。

 玉东公园的诗碑 - laifulaifu - 来福猫

 

玉东公园的诗碑 - laifulaifu - 来福猫

 

玉东公园的诗碑 - laifulaifu - 来福猫

 

玉东公园的诗碑 - laifulaifu - 来福猫

 

玉东公园的诗碑 - laifulaifu - 来福猫

 

春花烂漫

春花烂漫 - laifulaifu - 来福猫

 

春花烂漫 - laifulaifu - 来福猫

 

春花烂漫 - laifulaifu - 来福猫

 

春花烂漫 - laifulaifu - 来福猫

 

春花烂漫 - laifulaifu - 来福猫

 

春花烂漫 - laifulaifu - 来福猫

 

春花烂漫 - laifulaifu - 来福猫

 

春花烂漫 - laifulaifu - 来福猫

 

春花烂漫 - laifulaifu - 来福猫

 

春花烂漫 - laifulaifu - 来福猫

  春花烂漫 - laifulaifu - 来福猫
 

春花烂漫 - laifulaifu - 来福猫

 

春花烂漫 - laifulaifu - 来福猫

 

春花烂漫 - laifulaifu - 来福猫

 

春花烂漫 - laifulaifu - 来福猫

 

春花烂漫 - laifulaifu - 来福猫

街头偶遇

街头偶遇 - laifulaifu - 来福猫

 

街头偶遇 - laifulaifu - 来福猫

 

街头偶遇 - laifulaifu - 来福猫

 

街头偶遇 - laifulaifu - 来福猫

 

街头偶遇 - laifulaifu - 来福猫

 

街头偶遇 - laifulaifu - 来福猫

 

街头偶遇 - laifulaifu - 来福猫

 

街头偶遇 - laifulaifu - 来福猫

 

街头偶遇 - laifulaifu - 来福猫

 

街头偶遇 - laifulaifu - 来福猫

 

本意想逛白塔寺,却被“内部修缮”挡在外头,只能围着这座近千年的古寺边上的小胡同看看,随手拍几张照片。休要小视这几条胡同,“宫门口”、“东廊下”、“西廊下”也都是五六百年前明代“朝天宫”留下的遗物。小胡同里尚可窥得一些古老北京人的气息。

从东廊下走不远就看到一位极具沧桑感的老者,以问路为名过去搭讪。得知老者曾以教师为业,已95岁高龄。原住宫门口,现住东廊下,只搬过一次家,两地相距不到一里地。也就是说老者在近100年的光景多数时间就在这500多米范围内活动,当然不排除某个年月远足一次。对此不得不暗中称奇。一般来说,街上遇见的老人特高龄者并不多,问到高寿了,一般回答多为“六十有六”,再不“七十有三”,若报“八十有四”则罕见了。并非高龄老人少,多不在街上溜达。老先生已到耄耋之寿,仍然童颜鹤发,悠悠然溜达着,又可称一奇了。笔者冒昧地打探有否养生长寿之密诀,老先生爽快地讲年轻时略练了一点拳脚,说过去庙里练功的不少,并提到名震西城的“兰剑舒”师傅如何如何,笔者不禁暗暗称奇,“兰剑舒”好熟悉的名字。笔者幼时也常在白塔寺玩,曾见过兰剑舒拉硬弓、断钢丝、练把势,卖大力丸,或许曾与这位大哥碰过面也说不一定,这一晃就多半个世纪了。西谚有“人怕时间,时间怕金字塔”的说法,意思是人生易老,金字塔经得住时间的历练;这个段子也可以改为“人怕时间,时间怕白塔”,笔者今年七十有九,作小孩时就在白塔下玩,白塔就是这个样子,半个多世纪过去了白塔安然无痒,还是这个样子,那时在白塔边上玩的还有几人健在呢?

 

国子监的除奸柏

国子监的除奸柏国子监的除奸柏 - laifulaifu - 来福猫

 

国子监的除奸柏 - laifulaifu - 来福猫

 

国子监的除奸柏 - laifulaifu - 来福猫

 

国子监的除奸柏 - laifulaifu - 来福猫

 

国子监的除奸柏 - laifulaifu - 来福猫

 

东城有条成贤街,街里有个国子监,国子监里有大量古柏树,其中有一棵远看过去戟剑森森,张牙舞爪,那就是“除奸柏”。除奸柏的传说是明朝大奸臣严嵩的故事。古代国子监是一个选官的政府机构,其长官称“国子监祭酒”。北京国子监始建于元,距今七百多年了,当然南京也有个国子监,就不提它了。明代仍然沿用前朝国子监旧址,到了明嘉靖年间,大奸臣严嵩把持朝政,为非作歹,群朝臣敢怒不敢言。这天作为国子监祭酒的严嵩代表嘉靖皇帝到国子监祭孔,天气本来好好的,正当严嵩走到除奸柏旁边,突然狂风大作,一枝柏枝向严嵩扫去,将其乌纱帽扫落在地。过去作官有两个忌讳:一是作官不能把印丢了;二是作官不能把乌纱帽掉了,从而严嵩被柏枝扫落乌纱帽的小道消息不胫而走,一直传了几百年,直至今天还流传着除奸柏的故事。

 

 

国子监的除奸柏

国子监的除奸柏

东城有条成贤街,街里有个国子监,国子监里有大量古柏树,其中有一棵远看过去戟剑森森,张牙舞爪,那就是“除奸柏”。除奸柏的传说是明朝大奸臣严嵩的故事。古代国子监是一个选官的政府机构,其长官称“国子监祭酒”。北京国子监始建于元,距今七百多年了,当然南京也有个国子监,就不提它了。明代仍然沿用前朝国子监旧址,到了明嘉靖年间,大奸臣严嵩把持朝政,为非作歹,群朝臣敢怒不敢言。这天作为国子监祭酒的严嵩代表嘉靖皇帝到国子监祭孔,天气本来好好的,正当严嵩走到除奸柏旁边,突然狂风大作,一枝柏枝向严嵩扫去,将其乌纱帽扫落在地。过去作官有两个忌讳:一是作官不能把印丢了;二是作官不能把乌纱帽掉了,从而严嵩被柏枝扫落乌纱帽的小道消息不胫而走,一直传了几百年,直至今天还有除奸柏的故事。国子监的除奸柏 - laifulaifu - 来福猫

 

国子监的除奸柏 - laifulaifu - 来福猫

 

国子监的除奸柏 - laifulaifu - 来福猫

 

国子监的除奸柏 - laifulaifu - 来福猫

 

国子监的除奸柏 - laifulaifu - 来福猫

 

天坛九龙柏

天坛九龙柏

京城三大名柏,“九龙柏”位列首位。逛天坛,祈年殿、回音壁、七星石不可不看,还有一处不可不看的就是“九龙柏”。此柏虽非体形巨大,但形状奇特,好像由多棵树拧麻花似的拧在了一起,故得名九龙柏。

九龙柏地处祈年殿、回音壁附近,天坛始建于明永乐十八年,如果始建天坛时就种下的话,在此地天坛九龙柏 - laifulaifu - 来福猫

 

天坛九龙柏 - laifulaifu - 来福猫

 已经生长600多年。许多生物,特别是植物,在生长过程中受到环境影响,或自身发生变异,长出奇特的形状,本是常见的现象,但九龙柏地处在了一个特殊的地方——皇帝祭天的场所,就不一般了,任何一点点特殊都会被放大,朝人们乐意的方向解释,形成自天坛被开放成公园一百多年以来为人们津津乐道的一个景点。